中国领先的互联网签证服务提供商

中国签证资讯网

全国:400-898-6691 北京:010-85656691 上海: 021-51095515
当前位置:签证首页 > 国家签证 > 以色列签证 >

犹太人的“哭墙”文化_以色列文化

旅行到以色列,人们来到耶路撒冷的旧城,首先要去看的便是圣殿遗址的哭墙。“哭墙”(Wailing Wall)又称“西墙”(Western Wall),是由圣殿山的回教圆顶岩石寺走下来,在山西边残留下来的一片石墙。是一段高约五十码,宽约六十码的巨墙。此为原以色列人圣殿仅余的残址,是犹太人世界中最神圣的地方,是海外犹太人回到以色列朝圣必须朝觐的圣地。是以色列历史的见证,是达味王朝国魂的象征。当1967年六月,以色列由约但人手中将旧城耶路撒冷夺回后,在以色列拉宾总理的主持下,将一块显示主权的木牌要钉在墙上,当士兵举起榔头要钉下时,总理拉宾连忙说:“小心,不要将墙上的石头钉坏了!”因为这堵哭墙是以色列的国宝,在没有收复圣城之前,以色列国会前整面的墙璧上,只悬着一幅巨型照片,照片正是这堵哭墙。作为一个外来的参观者,看了使人动容。

我两次访问圣地,都在哭墙旁边停步观察过很久,海外的犹太人多半要每年一度回到哭墙的前面朝圣。也有生平第一次来朝拜的青年人,有在哭墙旁专司教导的拉比,告诉青年人有关哭墙的历史。当1967年六日战争后,大批犹太人涌回耶路撒冷,都来朝拜哭墙。那些首次踏上圣地的青少年,便获得优先安排,因为这是他们生命中的大事。每礼拜五的下午傍晚时分,犹太教的大批神学生与教士,便会列队来到哭墙前,集体咏唱诗篇,并携手舞蹈。在强烈的灯光照耀之下,成为耶路撒冷的一道风景。

以色列人称为上帝的选民,其种族的优越,在各个领域,都有极优的表现,举世有目共睹,也成为他们民族的骄傲。但犹太人却是一个悲苦的民族,有说不尽的血泪史,如苦胆般凝聚在每一个犹太人的心头。

提起以色列人悲苦的历史,可说是罄竹难书,自民长时代(主前一千三百年至一千年,约四百年期间)起,以色列人便因多次背逆上帝与拜巴力神像等大罪,而招致异族的侵略与欺负,尝尽了苦头。而每当神的选民向上帝呼救时,神便派一位民长,拯其选民于水火。如此反复有七次之多。而当达味王与撒落满王冠上的荣光敛尽,这些在巴勒斯坦蕞尔小国的人民,便开始了他们长达两、三千年国破家毁的流亡生涯。撒落满王死后,分裂为北国以色列与南国犹大,成为两个更小的国家。并且兵连祸结与长久的阋墙内哄,招来了周围虎狼之国如亚述,巴比伦,波斯等国的侵略。这两个小王朝乃分别于主前722年(亡于亚述)及587年(亡于巴比伦)完全覆灭。结束了以色列王国的历史。以色列人不但国破家亡,最重要象征其民族灵魂的耶路撒冷圣殿也被毁,殿中的圣器尽被劫掠。而劫余残留的人民,也被放逐到异域为奴,长达数千年。神的选民遭受如此悲苦的劫难,都是咎由自取。在以色列覆亡的前后,神多次多方地差遣祂的先知,向这个民族不断提出警告,但顽梗的选民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而且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毫无改变。

最能表达以色列人悲苦心声的,莫如诗人在流亡中留下来的诗句:

“当我们坐在巴比伦河畔,一起想熙雍即泪流满面。
在那地的杨柳间,挂起我们的琴弦。
因那些俘虏我们的,要我们唱歌,那些迫害我们的,还要我们奏乐:快些来给我们唱一支熙雍的歌!
但我们身处外乡异域,怎能讴唱上主的歌曲?
耶路撒冷!我如果将你忘掉,愿我的右手枯焦!
我若不怀念你,不以耶路撒冷为喜乐,就宁愿我的舌头紧紧贴在我的上颚!”(咏一三七:1-6)

被俘虏到异邦为奴,还要受敌人的调侃与揶揄,真是情何以堪!流亡异域的以色列人的悲歌,较之三闾大夫屈原的离骚九歌更为沉痛!

耶路撒冷的圣殿,自撒落满初建以后,多次被毁,也多次重建,如今残留在圣殿山的西墙,为主前三十七年,罗马帝国的黑落德所建。主后七十年在提多围攻耶路撒冷数年,陷城后遭彻底摧毁。占领者为宣扬罗马国威,只留下了圣殿的西墙,让以色列人作为鉴戒。而这堵苍凉斑剥的残壁,迄今已达二千年的古石墙,便成为犹太人唯一可以追怀凭吊昔日圣殿荣光的地方。当1967年以色列收复耶路撒冷后,便向全世界郑重宣告:“我们永不退出圣城!”

犹太人将历代以来的悲惨遭遇,与以色列人在各地被迫害的惨痛历史,以及数千年民族痛苦心灵的血泪,都浇奠在这堵石墙上。当他们千里迢迢地由世界各地奔回耶路撒冷,回到哭墙前,伸手触摸到石壁时,便悲从中来,号咷痛哭!将民族的,家族的,及个人胸中的块垒与悲苦,都带到在这座哭墙前,向神倾诉。他们有时也将心中的祈祷写在纸片上,塞进墙缝中。但多半是以诗篇在哭墙前低回咏叹。祈祷时身体摇晃,先前后晃,再左右摆,用整个的肢体与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沉哀。其实早在主后三十年,耶稣在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时,已先为它哀哭过了(路二○:41),主说:“巴不得你在这日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玛二四:2)。

犹太人的哭墙文化,所代表的是他们民族悲怆抑郁的情结。他们内心的呼求,倒底是什么呢?是上帝选民的引咎反省吗?是忧伤灵魂的痛悔吗?还是在虚拟的盼望中,等待祈求“默西亚”的降临,以复兴达味王朝的荣耀?我们都无从得知。但上帝藉历代先知向他们发出的警告与训诲,应该还留在经书上与选民的耳边吧。但看一看今日以色列国在他们由“郇山复国主义”到如今所凝聚成的民粹情结,与对阿拉伯人的血海深仇,却使我们惊心,不知这个民族何时才会真正的忧伤反省,回归基督的十字架下,与举世所有亚伯拉罕的后裔一同领受神救赎的恩典。


 

亚洲签证 亚非签证 美洲签证
欧洲签证 商务签证 旅游签证

热门国家签证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随机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