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领先的互联网签证服务提供商

中国签证资讯网

全国:400-898-6691 北京:010-85656691 上海: 021-51095515
当前位置:签证首页 > 国家签证 > 印度签证 >

西行漫记之印度_瓦格纳西_印度旅游攻略

唐僧西行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故事。我虽无法相比,但也有五五二十五回的游历。从印度的最南端特里凡得朗,到北端大吉岭,由西里古里出印度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再到尼泊尔的奇得旺国家自然保护公园;蓝吡尼,博卡拉。最后经香港回到深圳。历时四十五天又十二小时,有惊有险有难有趣有赞叹,容我回回道来。

 

第十一回:瓦格纳西印度教登峰造极,晨浴火葬天祭恒河辉煌壮观。

 

瓦格纳西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异度空间”,我们在零晨到达时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来到一个宗教的舞台上,一切都显的那么的不真实和戏剧化。我们先是阴差阳错的下了这车上了那车的倒了三遍车,后来都到了瓦格纳西还睡眼朦胧的差点坐过站,好在差不多半车的人都是在瓦格钠西下车。

 

凌晨四点,那辆从詹西开往瓦格纳西的火车还没到呢,我们已经在黑黑的夜幕下,不知去向的站在瓦格纳西火车站外的马路上了。当然,也不是完全的不知去向,为了能在房间里看到恒河,我早已在网上查到了一个《LP》上提到过的旅馆:Vishnu Rest House(中文可能叫:比湿奴)的地址。当我把写有地址的字条给来到我们身边的三轮车夫看时,他让我欣慰的说了一句:no problem。其实,多年的旅行经验告诉我,那越说没问题的人,问题越多。果不其然,在黑区区的街道上穿来穿去的我们和那辆三轮车,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很快就不知身在何处了。在找了n个门脸都不是我们要找的“比湿奴”旅店后,我们在街上遇到几个背着老枪巡逻的看着像我们国内小脚侦缉队的民兵老头。他们看了我的纸条对那个“没问题”的脚夫又是比划又是大声的说,那位又黑又瘦小的年轻车夫不住的点头,终于把我们拉到了恒河边上的一个只能容一人过的细肠子般的小巷子里,在小巷的尽头就是我们要去的旅店。这时已是快早上五点了,天已蒙蒙亮。我们欣喜的发现这个旅馆的唯一的一间三面看恒河的标间刚好空着,五百卢比一晚。

 

我们放好包,已毫无睡意。决定租条船在恒河上看晨浴。在恒河上看日出和晨浴是来瓦格纳西旅游的必去项目。

 

印度人视恒河为圣河,恒河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两岸人民,加上他们虔诚的宗教信仰,把恒河看做是女神的化身,虔诚地敬仰恒河,据说古时候,恒河水流湍急、汹涌澎湃, 经常泛滥成灾,毁灭良田,残害生灵,有个国王为了洗刷先辈的罪孽,请求天上的女神帮助驯服恒河,为人类造福。湿婆神来到喜马拉雅山下,散开头发,让汹涌的河水从自己头上缓缓流过,灌溉两岸的田野,两岸的居民得以安居乐业。从此,印度教便将恒河奉若神明,敬奉湿婆神的天祭和洗圣水澡成为印度教徒的两大宗教活动。在印度大多数印度教信徒以终生实现四大愿望为荣:敬仰湿婆神、在恒河洗圣水澡并饮用恒河圣水、居住在圣城瓦格纳西。恒河是印度教徒心目中的圣河,恒河之水可以荡涤罪祸。我们虽不是印度教徒,来到瓦格纳西这座印度教的圣城,十分的想看的是恒河晨浴的壮观和天祭的辉煌,还有火葬的神秘。

 

沿着通往恒河的水泥台阶我们很快就来到恒河边上,这里的人声喧哗的热闹与街道上安静的反差让我们很是惊诧。很快我们就讲好价上了一条小木船,五十卢比(合人民币不到十元)一小时,我们感觉那是相当的便宜。

 

恒河水很静,水面映着岸上的霓虹灯影和带尖顶的庙宇,很象一幅幅油画。晨光熹微,成群的善男信女,老老少少已经聚集在河岸准备迎着初生的太阳沐浴恒河的圣水。我们坐船逆流而上,在看着河左岸象舞台的高高水泥台阶上来晨浴男男女女,虽没有人山人海的壮观,确也是让人感受到他们的虔诚。当船划到一个拐弯处,船老大指着一个黑洞洞没有窗户的尖楼下面的一片园木说:这里是火葬的地方,太阳出来后就会开始架上木头烧尸体。每天要烧三十到五十多具呢。印度教徒以能到这恒河边上火葬为人生最后的大愿望。我们望着那瘮人的堆的象小山一样的人的骨灰竦然无语。

 

太阳终于出来了,一扫恒河上的阴霾,整个河面一片金光。小船在恒河上像优美的诗歌的音符流畅的划动着......。就在我们一犹未尽的准备上岸时,老公一脸恐惧的一指河边不远的船头说::看,那是一具漂在河上的死尸。我用照像机的镜头往近一拉,果然是一具泡的发黑的男性尸体。可就在他旁边,一个印度男人若无其事的在游水。恒河就是这么神奇,这边,有来自全印度各地,甚至是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虔诚的洗浴,那里,有临死人的最后的恒河火葬仪式,偶尔,恒河里还有漂浮的死尸。生与死在这里变的很平常,很自然。就连我们平时想想都害怕的架木烧尸,在恒河边上看着都不觉的害怕。我们上午去那个火葬处看印度教的教徒怎么举行火葬仪式时,站在那个尖顶高楼的三楼平台上往下看,正好看到一具尸体烧的只剩下一个头,那是一个略带微笑的大胡子印度教徒的头,头上缠着黄色的包头。奇怪的是我没有半点恐惧感。老公说,他还听到从燃烧的尸体中发出的砰砰声。

 

就这样,我们在瓦格纳西的第一天,一整天都在恒河边上呆着。在旅馆的房间里,我们的窗户对着恒河,从窗口望着恒河的右岸,一片沙地,没有人烟。而恒河的左岸确是一片生机勃勃。据当地人讲,恒河的右岸是鬼住的地方,人是不能到那边去的。从早上开始,人们在恒河边一包一包的用河水洗衣服,到下午四点多,伴着轰轰轰隆隆的巨大声响,沿着恒河左岸上高大的水泥墙上的粗大的圆孔,也许是整个瓦格纳西城市的污水稀里华啦的臭气熏天的排进了恒河。这条神奇的河毫无怨言的接纳了印度人民给她的一切。老公一早还嚷着要学着同住在旅馆的老外们,跳进恒河里一游,到了下午就再不提这个项目了。

 

傍晚,太阳刚要从恒河上落下,我们便听到了天祭的鼓声。不到七点,河边的高台上已全都是人。我们找了个离祭司最近的地方坐好。端着像机从开始拍到结束。

 

天祭是由几个漂亮的男青年祭师以各种祭奠内容进行着。这天祭以恒河为主要内容和背景。有的旅者说象张艺谋在漓江导演的桂林歌舞。但我以为,恒河上的天祭是独一无二的宗教大演出,有着无法描述的壮观和绚丽。在红色的火焰和金色的惟幕下,在恒河的夜色中,我们被这宗教的虔诚感动。恒河是印度人的圣河,是印度教的圣河,也是旅行者圣河。这里汇集了世界各个角落的各种各样的人,在恒河的左岸。

 

亚洲签证 亚非签证 美洲签证
欧洲签证 商务签证 旅游签证

热门国家签证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随机阅读

更多